生肖加料版|另白姐绝密精选


云南邊陲小鎮孟定的變遷



來源: 作者:劉俊瀟 時間:2018-10-24 15:26 點擊率:打印 】【 關閉

  “孟定”在傣語中的意思是“彈琴的壩子”,與緬甸接壤,邊境線長47.35公里,距昆明802公里。這里曾經人煙稀少,毒蟲當道,瘴瘧橫行,所以有“要走孟定壩,先把老婆嫁”的說法。孟定原住居民是傣族,占到人口的75%,此外還有佤、景頗、德昂、回等22個民族。

  

  早在元朝,這里就建置了孟定軍民府、都督府等行政機構,到明朝改置為孟定士知府,一直沿襲到解放。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這里建起了軍墾農場,此后,大批退伍軍人陸續來到這里戍邊墾荒,種植橡膠,再后來,又有大批來自湖南、四川等地的新移民和知青涌入。先人后輩,使孟定成為云南第二大橡膠基地。

  上世紀70年代末,我隨我的父母遷到農場,在這塊土地上度過了一段快樂的童年時光。記憶中的孟定有大片大片未被開墾的蘆葦蕩,我家后門是大片的魚塘,不遠處有一條蘆花掩映的小河,河水清澈見底,放學后,我便常常和小伙伴到小河里撈魚玩。

  時光流轉,壩子里蘆葦蕩早已不見,它的富足和繁華早已被當地人稱做“小香港”。今年過年,我趁回昆明之機去了一趟孟定。

  在小鎮上,我見到了兩位好友朱青立和字榮惠,她倆碰巧都做了警察。孟定是金三角毒品進入中國的重要通道之一,加之民族眾多,流動人口多,治安情況錯綜復雜。她們告訴我,孟定公安分局雖有50人的編制,但因地方財政緊張,目前僅有警察24人,“孟定雖然財政緊張,但老百姓是很富裕的”,這話在之后的采訪中得到驗證。

  口岸升級之機

  2004年11月,孟定由二類口岸升格為國家一類口岸。這對近幾年邊貿逐漸呈下滑趨勢的孟定來說,是個利好。

  我仍然記得上世紀90年代初孟定邊貿熱時的盛景,全國各地的人紛至沓來,街上到處是載滿大批貨物的貨車,各種各樣的商號如雨后春筍般冒出來。小鎮上的流動人口多得擠爆了唯一的一家賓館和各種小招待所,民居的房租也一路抬升,由孟定小鎮直發昆明的客車由每天一班增加到四班之多。

  后來,邊貿日漸不景氣,客車空載率越來越高。聽說不久前小鎮上的客車司機因為吃不飽而進行了一次罷工,要求地區客運公司對路線配置重新進行調整。

  孟定鎮岳世明副書記介紹,在2002年,孟定口岸邊貿交易額是5.4億元(據說其中有半數是德宏州的貨物借道),2003年開始回落,交易額為7758萬元,而到了2004年則越來越低,邊貿進出口額僅為4274萬元,“已經基本上出不去了”。

  據介紹,孟定口岸邊貿下滑的一個主要原因是緬甸政局不穩,對岸關口時關時開,影響了邊境貿易,屬非對等開發。

  云南邊境口岸的歷史可以追溯到2000多年前,早在那時云南就是中國從陸上通向南亞、中東和東南亞的門戶,有“南方絲綢之路”之稱。

  1957年,孟定口岸正式對外開展小額貿易進出口業務,1991年8月孟定被云南省政府批準為二類口岸,二類口岸只能讓持有邊境通行證的雙方邊民通行。孟定升格為一類口岸后,持中國和緬甸護照、簽證或邊境通行證的雙方公民及貨物都可通行。

  “現在升級還只是部分,比如海關、檢驗檢疫、部隊、口岸管理部門增加編制,但大的扶持政策還沒見到。”孟定鎮副書記岳世明認為,孟定邊貿的振興,還有待于中緬雙方的共同努力,期望緬方也出臺對等開發政策,并爭取第三國公民可以通過口岸進出。

  這時,精明的浙江商人又最先嗅到了商機。

  浙商邊境掘金

  在孟定繁華的農貿市場對面,是占地27畝的“孟定商品城”。當初建這個商品城的用意就在于分流農貿市場內的部分商戶,但建成以后一直招不到商。

  在孟定被升格為國家一類口岸后,這種狀況可能馬上會改變,“臨滄百樹集團與耿馬縣簽署協議,以570萬元一次性買斷商品城,擬投資重新開發商品城。”孟定鎮主管該項目的副鎮長張劍魁介紹,按照計劃,百樹集團將在該地塊上重新建“中國邊貿城”,這將是云南省最大邊貿商品城,輻射周邊地區及緬甸、東南亞,預計一期投資4500萬元。

  據記者了解,百樹集團是浙江民間資本抱團組成的商會,掛靠在步森集團下的一個公司,早在進入孟定之前,他們就已經在臨滄市成功運作了一個地產項目。他們不但投資開發臨街的商鋪,還獲政府允許直接把該條商業街命名為“步森大街”。“這些浙江人整整買斷了臨滄的一條街。”早在前往孟定的車上,我就聽到車上一位當地人這樣描述。

  這又讓我想起上小學的時候,媽媽跟著學裁縫的那位師傅就是浙江溫州人,他們一家人千里迢迢來到邊境,靠著做皮鞋、做裁縫成為最早富起來的人。從那時的手藝人,到今天的抱團出擊到處炒樓炒地投資水電站,不得不佩服浙江人的商業意識。

  據悉,在建臨滄步森街之初,浙江人的招商廣告就貼到了全國,建成之后,那里很快成為當地最繁華的商業街。對孟定的“中國邊貿城”項目,他們也躊躇滿志,已將招商目光對準了浙江乃至全國。

  此外,我還了解到,就在與孟定相鄰不遠的鎮康縣南傘口岸,一家澳籍華人注冊的順豐實業已開始在當地進行房地產開發,興建農貿市場。可見不少人看好邊境的商機。

  傣家人的新生活

  艾是孟定鎮賀海村一位50多歲的中年婦女,見到她時,她正抱著孫子和鄰居坐在院子里聊天。當我說明我是記者,想了解傣民的生活時,她熱情地邀請我進去坐。

  由于政府推行茅草房的改造工程,艾家的房子早在幾年前就已經由竹樓變成了琉璃瓦的磚混結構二層小樓,院子里也輔上了平整的水泥。艾說她家的新房子共花了6萬元,琉璃瓦是政府提供的。

  艾育有一子一女,兒子出外工作,女兒在家務農,“兒子有單位,女婿就上門來了。”傣家人沒有生男生女的偏見,甚至以生女兒為榮,因為女兒好帶、孝順,而生男孩則怕受吸毒等不良風氣的引誘。艾的女兒生了一男一女,不打算再要孩子了。

  在中國農村,傣族是計劃生育做得最好的民族之一,我所遇見的傣家基本上都是兩個小孩。鎮上提供的資料顯示,孟定人口自然增長率多年控制在9‰左右。

  艾說她的家庭年收入約1.6萬元,主要來源于400多棵橡膠樹。一位隨行老鄉后來告訴我,艾家的實際收入應該更多,因為她沒有把水稻的收入算進去。按艾家人口,可以分到24畝水稻,以每季每畝產700-800斤計,每年兩季,除了自留之外,每年賣糧所得應有1萬元左右。

  賀海村是孟定比較富裕的村寨,全村80多戶人家,種有2萬多棵橡膠樹,艾家在村里應該算得上是中上家庭。

  我的一位傣族姐妹艾葉在農貿市場賣傣裝,現縫現賣,生意好的時候每天可以賣到1000多元,差一點也可以賣300多元。艾葉沒告訴我她每個月可以掙多少錢,但她顯得很滿足。

  “現在的傣族人很富裕,經常一群群約著去北京、上海、泰國、新加坡旅游,還包括80多歲的老頭老太太。”往返昆明和孟定跑長途的老楊告訴我。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以來,孟定鎮實行了一系列“公司+農戶+基地”的改革。

  過去,農民種植的橡膠樹分到各家各戶,散戶在管理、技術、加工、銷售上與孟定農場有較大差距,加工的橡膠等級差,膠價一直上不去。經由政府出面,農民種植的橡膠樹由孟定農場來整合,農場對農民進行技術指導,農民生產的膠水全部由農場收購、加工、銷售。為確保農民利益,農場會制定一個最低保護價格。

  同樣的方式還被推廣到了香蕉種植上,在糧食、橡膠、瓜果蔬菜之外,孟定去年以來大力發展香蕉種植業,引進了專門從事香蕉產業的云南玉溪凱雄集團。

  凱雄集團負責種畝、組培到銷售,農戶則以土地入股公司并參與管理、分紅。目前孟定鎮香蕉種植面積已達1萬多畝。“它更大的意義在于調整農業產業結構。”岳世明副書記說。

  此行由于時間緊迫,沒能見到孟定農場場長朱小剛,他所領導的改革正使這個軍墾老農場重新煥發生機。此外,雖然見到了孟定的新鎮長艾奇,但未得機會聆聽他的新規劃。但這次停留,已讓我重溫了家鄉的溫暖,也讓我感受到了這塊土地上的生機活力。

0


上一篇:
下一篇:

網站聲明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網站幫助 意見建議
生肖加料版 极速飞艇 2014世界杯足球比分 大乐透预测最准下一期 海南环岛赛 山东十一选五 北京快中彩 篮球即时指数捷报网 单机麻将下载安装 黑龙江36选7 体球网即时指数